鄄城百科

广告

发都鄄城(组图)

2011-07-14 08:33:27 本文行家:volfing

黄河故堤老槐树下演绎全国最大人发集散地 富春乡人发交易市场 头发加工车间 女工在梳理假发 鲁西南菏泽市鄄城县——公元前632年晋楚城濮之战的古战场,现在是全国最大的人发集散地。这场大战留下来的最著名的遗产,是一个流传千年的成语:退避三舍。对于鄄城这座千年古县而言,另一个世代相传下来的“遗产”更具现实意义:以长发为美的习俗。因着这个习俗,鄄城人收头发的身

黄河故堤老槐树下演绎全国最大人发集散地

 

富春乡人发交易市场富春乡人发交易市场

 

头发加工车间头发加工车间

 

女工在梳理假发女工在梳理假发



  鲁西南菏泽市鄄城县——公元前632年晋楚城濮之战的古战场,现在是全国最大的人发集散地。这场大战留下来的最著名的遗产,是一个流传千年的成语:退避三舍。对于鄄城这座千年古县而言,另一个世代相传下来的“遗产”更具现实意义:以长发为美的习俗。因着这个习俗,鄄城人收头发的身影遍布世界各地,人发产业成为当地支柱产业之一,鄄城成为“中国发都”。 本版文/图 记者 任峰 鄄城 报道

  场景一

  鄄城县城南。一座约35公里长的堤防,名曰金堤,为光绪元年(1875)年山东巡抚丁宝桢所筑。金堤两侧原遍植槐树,古槐虬枝横出,蓊郁葱翠。金堤原为黄河防洪重要屏障,后因黄河改道,防洪作用渐弱。但因地处鄄城南北咽喉,地势平坦开阔,兼有古槐遮阴挡风,金堤成了当地最早最大的人发交易市场。世易时移,长堤古槐今天已经被白杨树所取代,原本繁华的金堤头发交易市场被迁至堤外。

  买卖全世界的头发

  金堤下的人发乡镇

  金堤为东西走向,堤南有两个乡镇,被临商路一分为二,路东一乡名为“郑营”,路西一乡名为“富春”。鄄城虽以“发都”为名,但大部分人发产业都集中在这个两个乡镇。

  随意走进郑营乡钟楼村的一家农户院里,则是一副与院外完全不同的景象。院子分为两层,前院地上铺满了从全国各地收来的头发,刚刚被水洗过,在阳光照射下泛起一层淡淡的油光。后院是几间厂房,几十个工人正在忙碌,厂房一角是十几袋子人发,旁边是加工好的半成品。

  这一户的户主姓刘,同时也是这个小工厂的老板。去年,他的工厂人发销售收入将近1000万元。此等规模在钟楼村只能算是中等偏小的水平。“我们全村有1000多口人,家家户户都做头发生意,我这个(厂)太小,人家大厂一年光交税就得850多万美元。”

  事实上,整个郑营镇也都以人发产业为荣。在离郑营乡乡政府不远处的丁字路口,立着一块巨大的光荣榜,上面是刚刚贴上的2010年郑营镇先进企业名单——几乎是清一色的发制品企业。

  和郑营乡仅一路之隔的富春乡是鄄城县另一个有名的人发产业大镇。据当地人介绍,由于人口规模不大,在乡镇合并过程中,富春乡原拟一分为二,一部分归入郑营乡,一部分归入另外一个乡镇。富春乡有一家名为北方发制品有限公司的企业,是鄄城数一数二的大型发制品生产厂,因该厂是纳税大户,富春乡才保留建制。

  和郑营乡一样,富春乡也遍布发制品企业。不过一个明显的不同是,富春乡几个大型企业基本都是由外地人建立。前面提到的北方公司即是由青岛人开办。 

  因为人发产业发达,两地收购人员的身影已经遍布全国,并在各省市设点代购,有的延伸到越南、缅甸、印度、俄罗斯等周边国家,产品则出口至欧美、非洲。下月16日,两年一度的中国国际人发风情节将在鄄城举行。除了几十名长头发选手一决高下和大型文艺演出外,还有一个关于人发产业的招商会。后者才是真正的“醉翁之意”。在这当口,郑营乡和富春乡的企业老板们都在摩拳擦掌、跃跃欲试,比如刘传喜。   

  买发人的“淘金”路线图

  一辆自行车从鄄城骑到秦皇岛

  买发人的“淘金”路线图

  场景二

  钟楼村的益源发制品厂。厂内停着几辆车,墙根下拴着一只狗,见到生人进来不住的狂吠,厂房内不断传出机器运转声。厂长刘传喜正忙的不可开交。说是工厂,其实也是刘传喜的家。前不久,他找了一个镇里的建筑队扩建厂房。刘传喜一会儿到工厂里看看工人手里的活,一会儿又出来看看施工情况。

  刘传喜是钟楼村最早收头发的人之一,一收就是20多年。益源发制品厂是他收头发的“结晶”,1992年成立,当时只是一个小作坊。因为找他买头发的外地客户经常索要发票,所以刘传喜干脆把作坊改成了益源发制品厂。厂子里有100多工人,其中有两个人常年在外负责收头发。“按照现在的加工量,一个月至少要收4吨头发才行”,刘传喜说。

  虽然已经不再亲自外出收发,但作为一厂之长,刘传喜对当下头发的行情依然了如指掌。“像这种6英寸左右的低档发,一公斤80块钱”,他用手指了指另一缕头发,“20英寸中档发就贵多了,一公斤2200块,26英寸以上的高档发要到2800块钱。这个价格是我当年收头发的好几百倍”。

  “咱这是孔孟之乡,千年古县,自古以来就有长发为美的习惯,而且老妈妈们(当地人对老年妇女的称呼)梳头的时候,习惯将梳下的头发用袋子包起来。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发源地。”刘传喜说。

  因为盛产长发,全国各地到鄄城收头发的人越来越多。渐渐地,当地人发现,收头发转手卖出比自己直接卖头发挣钱要多很多。于是,刘传喜们加入到全国的收发大军中。

  路遥在《平凡的世界》中写过一段文字,“河南人是中国的吉普赛人,和吉普赛人不一样的是,吉普赛人只爱漂泊,但河南人不论走到哪里,都用自己的劳动技能来换取报酬”。也许是靠近河南的关系,鄄城人的身上同样有吉普赛人的特点,靠着自行车,他们能骑遍全国各地。  

  “当时,一斤头发的价格大概两三块钱,我们出去一趟能收几百斤头发。苦是苦,但是利润很高啊,我一路食宿都是最好的,经常能吃上只烤鸭。把吃喝食宿费用刨掉,还能纯挣四五百块钱,头发就是‘黑黄金’”。

  刘传喜一边说着一边笑着摇头叹息,“现在赶不上那时候啦”。为了收到更多的头发,刘传喜最远曾经到过秦皇岛。“从鄄城出发,先是向北到聊城高唐、东阿,然后到德州、衡水、邯郸、沧州、天津,反正是哪有路就骑到哪,一直骑到秦皇岛。在买卖双方共同需求的推动下,鄄城形成了一个大型人发交易市场。地点就在当年丁宝桢修建的金堤上。对于做头发生意的人来说,金堤是个理想的选择。“地方大,有树荫凉,交通业方便,每当逢集的时候,本地各村的卖头发的人、收头发的人都爬上金堤进行交易,当时的交易市场占地十多亩,非常热闹。”

  后来,当地政府为了规范市场交易,在郑营乡和富春乡各自建立了一个室内的人发交易市场。盛极一时的金堤市场退出舞台。

  “富二代”的憧憬

  喝咖啡的农村孩子

  “富二代”的憧憬


  场景三

  郑营乡一家厂房办公室内。23岁的王伟没有像刘传喜一样以茶待客,而是把一杯速溶咖啡放到茶几上。随后,这位身着牛仔夹克的年轻人递过一张名片,上面的职务是鄄城县泰达工艺品有限公司董事长。在王伟成熟的言语举止背后,隐约还是有一些青涩。年轻,敢想敢干,是他的本钱。

  王伟的爷爷和父亲都是做人发生意,他做这一行完全是子承父业。在王伟小时候,常常看到爷爷骑自行车外出,载着几袋子头发回来。“那时主要的工作是把头发按质量分档,做成档发,卖到青岛和天津等地。”

  1997年,王伟的父亲开办了泰达厂。在他父亲的经营下,泰达假发厂初具规模,一个月能生产1万多条发辫、发帘,产品行销英美日本。不幸的是,王伟父亲故去,2007年,只有19岁的王伟挑起了上辈人传下的家业。

  对于王伟来说,第一要务是要保证企业的正常运营,不能让父亲留下的产业毁在自己手里。在叔伯们的帮助下,王伟的守业任务已经完成,他现在想的是如何光大父业。

  “做头发最核心的环节是漂洗过酸,这道工序一出事儿,整个生产就泡汤。要想保证这个环节不出问题,得有好的技术师傅。他们是企业的骨干。现在的情况是,技术师傅很多,可是好的师傅少之又少,很难找。这个问题恐怕一时半会解决不了。”

  除了技术人员,王伟还在四处网罗业务人员。由于泰达产品主要以出口为主,专业的外贸人员显得格外重要。“我专门成立了一个业务部,有4个人,招聘外贸科班出身的人来负责。 ”  

  如果能够解决核心人员问题,王伟觉得必须要改变工厂目前单一的产品结构,开发基于头发的其他技术含量和利润更高的产品。“条件成熟的时候,我想做纯手工制作的女装假发,在国外一个手工假发能卖好几千,而我现在生产一条发帘才卖几百块钱,相差十几倍。”

  话虽如此,王伟也很清楚生产手工假发存在的困难:产量和成品率低。实际上,今后只要还继续做头发生意,诸如产品定位、战略选择等很多问题是这个年轻人必须要面对的。

  同样的问题也发生在大企业身上。

  场景四

  富春乡奥斯卡发制品厂门口。下午五点,正是下班时间。三三两两的工人推着自行车或电动车鱼贯而出,厂门口是一张招聘条幅。以每月1400元——1800元的底薪招聘三联机(生产头发制品的一道工序)工人。“工资比我们都高”,鄄城县县委一位工作人员说。

  传统和现代的“冲突”

  从人发到高温丝

  菏泽奥斯卡发制品有限公司是富春乡大型发制品企业之一。如前所述,富春乡几个较大的发制品企业几乎都是由外地人投资。奥斯卡也不例外,是一家美国独资企业。

  和很多发制品厂不同的是,奥斯卡不但加工人发,也加工高温丝等化纤丝做的假发,并且后者的规模还在扩大。“现在的人发不太好收,主要是因为染发烫发的人越来越多,而头发一烫一染就不能再用了”,奥斯卡一位女主管说。“我们已经投产的一期工程占地50多亩,基本以加工人发为主,但是正在建设的二期工程车间要全部生产假发,规模比一期还要大,占地60多亩。”

  除了原料问题,奥斯卡加工假发还有另一个重要原因:高温丝的利润并不比人发低。“现在好的高温丝价格比人发还要贵,就像好的人造革比真皮还贵一样”,这位女主管说。

  但是,不期而至的日本地震让奥斯卡有些措手不及。“公司的高温丝都是进口,现在日本方面高温丝发货有点困难,我们正在想解决办法。”

  和奥斯卡钟情假发不同,富春乡另外一家大型发制品企业对高温丝并不“感冒”,“我们觉得做人发更有利润保障”。

  虽然对产品侧重上的分歧,但当地人对于人发产业前景的乐观预期是一致的。鄄城县发展人发购销加工队伍已经增加到6万多人。 

分享:
标签: 鄄城经济 中国发都 | 收藏
参考资料: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